三一集团非得“迁都”吗?

三一集团非得“迁都”吗?

  11月22日,长沙一本地媒体曝出三一集团“迁都”的音讯。此前一天的集团公司早餐会上,董事长梁稳根遽然宣告将三一集团总部迁往北京,集团总裁办、重工总裁办在内的多个中心部分,和包含30多名副总以上高管在内的1000余职工将在两个月内完结搬家。音讯很快成为媒体重视焦点,但迟迟没有政府及公司层面的证明,直到11月30日三一重工方面登出“弄清布告”,才知三一确已动议“迁都”,仅仅作业仍处“方案阶段”。

  三一总部要搬家了,我遽然想起“搬家”一词的来历。《诗经》有云:“砍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意思是有人在山沟里砍木,惊动了树上的鸟儿,鸟儿飞离山沟,迁移到愈加巨大的树木上去了。

  鸟儿搬家是受不了砍木者的惊动或损坏。三一搬家的原因呢?多少有几分类似,上述“弄清布告”给出的答案是躲避恶性竞赛,推进世界化进程。但我有点不明白,像三一这样大个头的企业,躲避恶性竞赛也好,推进世界化也好,莫非非得挑选“迁都”吗?

  竞赛倘不被冠以“恶性”,则是工业和企业发展的动力。三一和中联这对同城兄弟,经过20年的比拼,在技能和办理方面逐步缩小与世界巨子的距离,乃至逾越“教师”,将CIFA、大象这样的世界品牌揽入怀中,双双进入全球工程机械前十强。一起在本钱和服务方面也暗暗较劲,然后使得自身在全球企业的位置不断稳固,成为湖南配备制造业两张响当当的世界手刺。可以说是竞赛造就了两边的成功。

  但是,竞赛不免有过头的时分。最近不到一个月的时刻,三一和中联别离将自己耿耿于怀,不为人知的一些“内情”,经过两篇别离长达9000多字的稿件吐露出来。前一篇从中联内网流出的保密教育资料具体记录了三一针对中联的三起间谍案;后一篇则是《举世企业家》记者岳淼以梁稳根内心独白的方法展示出三一这些年遭受竞赛对手无情镇压的现实。

  《举世企业家》的稿子一挂网,当即得到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的微博转载,看来是可以代表三一的态度和观念的。虽然两边吐露的东西均未得到政府及相关部分证明,企业之间也互不认账,但言外之意浓郁的火药滋味和战役风云,足可判别两边步入了恶性竞赛的误区。

  我一向认为,恶性竞赛是市场经济初级阶段的产品,是某些工业走向老练必经的炼狱。在市场经济不老练的初级阶段,各市场主体往往只懂竞赛不明白协作,一旦走向老练,便会步入竞合状况。曩昔家电业烽火连天的战役,还有相同是同城冤家的蒙牛与伊利,华为与中兴,几十年的尔虞我诈健壮了争斗两边各自的体魄。中兴董事长侯为贵表明,20多年来,咱们跟华为一向在战役,这种战役总体上利大于弊。

1??2??下一页>??